緣由

      民國76年熱愛喝凍頂烏龍茶的父親在坊間找不到心目中的好茶,上茶山尋茶時偶然發現一塊杉林溪龍鳳峽的未經開發的農地,種自己喝的茶的意念油然而生,成為都市茶農。

      77年早春清晨天空烏雲密佈,父親穿著鞋子要去茶山,擔憂初種小茶苗的狀態,從台北來回南投一共五百六十公里,沒有國道三號的那時候,一趟路來回需要12個小時。初生的茶苗因為根群尚淺,一失水就容易枯死,父親就像呵護初生嬰兒般的用心,擔憂小茶樹的狀態,仔細照顧慢慢地讓茶樹長大。